對話“黑律師” 譚英萬說:有些委托人一分錢都沒有

                                  2021-08-15 14:12 整理來源:五律網

                                  主頁 > 五律網 > 更多欄目 > 法律專題 > 對話“黑律師” 譚英萬說:有些委托人一分錢都沒有




                                  對話“黑律師” 譚英萬說:有些委托人一分錢都沒有

                                   
                                  對話“黑律師”
                                   
                                  “有些委托人一分錢都沒有”
                                   
                                  “黑律師”馮鈺峰與妻子袒露心跡,稱每一個幸福都與官司相聯
                                   
                                  馮鈺峰在自己開辦的“金玉山法律維權網”上這樣介紹自己:金玉山(馮鈺峰),男,漢族,湖北黃岡人,1974年10月生,消費維權義務監督員、服務質量督導員、社會環境監督員、民間維權第一人……記者見到他時,他抱著出生不久的兒子,坐在東城主山一間狹窄的出租屋里。馮鈺峰自己、妻子、弟弟、弟弟的女朋友都曾經或正在經歷官司。
                                  ^
                                  我們全都打過官司
                                   
                                  記者(以下簡稱記):聽說你妻子是你幫她維權而結識的?
                                   
                                  馮鈺峰(以下簡稱馮):是的。我父母去世得早,我、我老婆、我弟弟,還有他女朋友,我們全都打過官司。我老婆就是因為幫她打官司認識的,孩子出生之前為了存點錢又跟人打官司?,F在我老婆還有兩個官司沒有完結呢,我的每一個幸福都是與官司聯系在一起的。
                                   
                                  馮鈺峰的妻子曾蘭英(以下簡稱曾):我當時在一家切割廠做業務經理。2006年12月,當時因為我業務量做大了,老板可能就不想我在那邊做了,所以就辭退我,但一直沒有把提成給我。然后我每次去拿工資都拿不到,有一天晚上他們打電話給我說要我過去拿工資,結果到了那個廠就被他們打了。
                                   
                                  我當時很氣憤,心想一定要告他們,所以我就上網找黃頁,后來就找到了他(馮鈺峰)。我覺得他人挺好的,(笑)怎么說呢,也是個緣分吧,他很樂于幫人,挺誠實的。我們去年7月份結婚的。
                                   
                                  很煩很難做
                                   
                                  記者:你現在要兼職做直銷,家里負擔很重?
                                   
                                  曾:我還是比較支持他的,因為這是他的愛好。我感覺他在生活上就是個呆子,但是對法律很迷。
                                   
                                  記:現在幫人打官司是完全義務的嗎?
                                   
                                  馮:要是有錢的話就會給我出行費、材料復印費什么的,有些要他們拿錢是根本不可能的,因為有些人根本就一分錢都沒有,像有一些人,審判書出來了還打電話讓我幫忙送過去呢?,F在代理真的很煩,很難做。
                                   
                                  記:有沒有指望他幫別人打官司能賺點錢呢?
                                   
                                  曾:怎么說呢,我是想啊,因為畢竟是一個家啊,我現在又沒有固定的工作。有時幫人打官司去得比較遠車費都要很多,有些人根本就沒有錢給你啊??墒且矝]有辦法啊,他們都挺可憐的。我有時候也會罵他,有時候沒錢的時候就會跟他說你不要去做了,像現在出外面去做工每天都有100多塊,雖然比較苦,但是可以補貼家用。
                                  无遮挡又黄又爽又色的动态图_亚洲综合憿情五月丁香五月网_欧美牲交aⅴ人妖_日本三级韩国三级香港三级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