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英萬跟著判決書學打官司 暴力威脅與電話騷擾

                                  2021-08-15 14:27 整理來源:五律網

                                  主頁 > 五律網 > 更多欄目 > 法律專題 > 譚英萬跟著判決書學打官司 暴力威脅與電話騷擾




                                  跟著判決書學打官司
                                   
                                  對于他們而言,為維權打官司最不缺的是勇氣,最缺的是法律專業知識及相關文書寫作技能。譚英萬說自己第一次寫起訴書的時候,在立案庭法官的指導下,反反復復寫了五六遍。譚英萬拿出2004年他狀告惠陽區人民政府的起訴書,上面有一個黑色的筆跡在許多地方做了標記。譚英萬解釋說:“這些都是法官給我劃的。”
                                   
                                  不過譚英萬覺得,打官司一點都不難,“主要是陳述一下事實,靈活應變”。他的法律知識都是從新華書店的書里一點一點摳下來的。“甚至有些字我也不認識,查字典嘛。比如‘欺負’的‘欺’我不認識,但是‘負’我認識啊,查到這個詞我就知道一個‘其’一個‘欠’就是‘欺’了。”譚英萬承認,就算現在他對法律條文也不是很熟悉,只對法庭審理的程序比較清楚。幫人打得官司多了,譚英萬從法院的判決書中也學習到了不少東西。“這個為什么是這樣判的,是使用到哪一條法律,我就看判決書,有不明白的就繼續到書上或者電腦上查一下。”記者在他位于長安鎮的住處看到書架上擺放了不少法律書籍,其中最舊也最厚的一本是《公民常用法典》。
                                   
                                  暴力威脅與電話騷擾
                                   
                                  記者見到譚英萬的那個春雨中的下午,他穿著一件白襯衫,衣角塞在褲子里,皮帶系得老高,手上拎個塑料袋。“剛從長安勞動分局回來,一個勞動糾紛案子。”他解釋說,然后就邀請記者去他辦公室看看。過馬路的時候,雖然已亮起了綠燈,他看著遠處駛來漸行漸慢的車輛,還是有點猶豫??粗切┸囕v在人行道兩邊停穩了,他才一溜小跑到了路對面。
                                   
                                  在“打官司”時,譚英萬可不是這樣。找他打過官司的外來工王長明說,譚英萬身上很有股子執著勁。用譚英萬自己的話來說,“維權的時候我有點賴皮”。去年1月,他代理了一個工傷糾紛案件。跑到石龍法庭立案沒有成功,第二天他又跑到東莞市人民法院立案,但是也沒有被受理,“因為我沒有律師執業資格,他們不給立案。”從長安到東莞城區,譚英萬來回坐車花了30多塊錢,這一天卻沒有收獲。這些“尷尬事”在譚英萬們“打官司”時屢見不鮮。
                                   
                                  馮鈺峰的壓力主要來自于暴力威脅,電話騷擾是家常便飯,他說自從幫人維權以來已經被打過三次了。2005年3月13日上午,他在趕往法庭的途中被人攔住,右手肘部挨了一刀,血流如注。他卷起衣袖讓記者看留下的疤痕,疤痕已經很淡了,馮鈺峰說當時的感覺他卻記得很清楚。“不是恐懼,而是憤怒,開庭時間到了,我帶著傷上的法庭,結束后才去醫院縫針。”今年2月26日,馮鈺峰在萬江幫助老鄉參加完勞動仲裁的開庭后,被對方一個行政主管打了。“當時是隔著檔案袋打的,是為了不留下外傷,我當時就覺得頭暈了。”
                                   
                                  肖青山說,經常有法庭阻止他出庭,但是現在好一些了。“現在他們還沒刁難我,刁難我了我就鬧。”他的苦惱主要是有些找他代理的人經常贏了官司拿到欠款后就消失了。“有三個老鄉在廠里做高層的,我幫他們每個人要回來15萬元,結果他們每個人只給我2000塊,不好意思見我,匯給我的。”
                                   
                                  為了給委托人討工資,肖青山還曾在2007年6月6日到東莞市長安勞動分局上訪,在該局門口用紙書寫“長安勞動分局支持企業克扣員工加班工資,辭急工企業可以不支付工資,請求查處腐敗局長”字樣的大字報;同年7月12日,肖青山又“教唆”他人在長安勞動分局門前高舉由其書寫的“長安勞動分局是一個專門欺騙勞務工的腐敗單位!”字樣的大字報。
                                   
                                  譚英萬對他的這些同行采取在勞動部門或者法院門口舉大字報的方式并不贊同。譚英萬自稱與大朗、常平等法庭的關系都不錯,“維權嘛,我就一個一個部門地去跑,最多耍耍賴皮,我們的目標還是構建和諧社會。”
                                   
                                  无遮挡又黄又爽又色的动态图_亚洲综合憿情五月丁香五月网_欧美牲交aⅴ人妖_日本三级韩国三级香港三级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