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訪談譚英萬:打不跑的“土律師、假律師”

                                  2021-08-15 14:29 整理來源:五律網

                                  主頁 > 五律網 > 更多欄目 > 法律專題 > 記者訪談譚英萬:打不跑的“土律師、假律師”




                                  職業公民代理人業務如此繁忙乃至“黑律師”泛濫,除了正規法律服務和法律援助不足之外,或許還可以換個角度想想:為何有那么多勞動糾紛案件?勞動監察部門平時在做什么?
                                   
                                  “假律師、黑律師、刁民、職業代理人、公民代理人,隨便你怎么叫我都行。”譚英萬遞上一張名片,上面印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
                                   
                                  這當然不是一種職業。但譚英萬最高學歷只是小學五年級的前外來打工者,卻以此為生。7年來,他經手了一千多宗案子,并親自為三百多宗出庭。為了“繁忙的業務”,他還買了一輛12萬元的轎車,并配了一名助理。
                                   
                                  許多職業代理人的出現與譚英萬的經歷相似:從自我維權轉為替人維權。2004年至2005年,譚英萬的生計三次被打碎:先是小餐館僅有的7斤豬肉被畜牧獸醫站管理人員沒收,理由是“跨區賣肉,無檢疫證明”;輾轉到東莞開小吃店,又跟市場老板鬧起租賃糾紛;積蓄耗盡后上街賣甘蔗,三輪車卻不幸被城管沒收。
                                   
                                  投訴無門,譚英萬打起官司,但沒有錢。他自學法律,自己出庭,意外的是,三場官司包括狀告政府,他獲得全勝?,F在譚英萬回憶起這些“事跡”仍頗為得意,自那時起,他成了老鄉眼里的法律專家,還因媒體的報道一炮而紅,雖然不太情愿地被稱為“黑律師”。
                                   
                                  譚英萬的助理叫姚金超,今年28歲,2007年在東莞一家五金加工廠工作時遭遇工傷事故,截掉了右手三根手指。他當年就是拿著譚英萬幫他做的方案找廠方協商,獲得了十多萬元的賠償。2011年10月起,姚金超開始擔任譚英萬的助理。
                                   
                                  按照中國法律,不具備法律執業資格的公民可以參與訴訟等法律服務工作,但并不許可其職業化。不過,自職業代理人群體出現,官方采取相對寬容的態度。
                                   
                                  東莞市司法局局長郭瑞華2011年12月接受南方日報采訪時稱,“黑律師”群體是“大量新莞人對法律服務需求迫切的體現”。
                                   
                                  據統計,在東莞,大約聚集了800萬外來勞工,他們往往難以支付起高昂的律師費。常駐東莞的廣東尚寬律師事務所主任劉開壇估計,這座位于“世界制造業中心”的珠三角城市,“職業公民代理人”至少超過100人。
                                   
                                  他們的服務項目幾乎完全雷同:代寫法律文書、代催欠款和代理交通事故、工傷、勞動糾紛。這些服務項目有相對固定的賠償標準和辦案程序,一般公民取得一定經驗后可自行操作,而職業律師往往不愿接手這些“低端”項目。
                                   
                                  譚英萬介紹說,目前東莞地區的職業代理人收費行情大概是:前期按辦案天數收費,每天50到80元不等;后期若獲得賠償,會再提成百分之十到十五。這樣收費與司法局規定的律師收費標準相比往往低很多。
                                   
                                  “職業代理人有爭議主要是在有償的問題上。從行業管理和律師利益的角度講,收費是不能接受的。依據律師法和社會治安管理條例,非律師身份有償提供法律服務是不允許的。”律師劉開壇說。
                                   
                                  在東莞,職業代理人收費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他們通常稱之為“跑路費”。這群民工出身的“法律人”,“擦邊球”其實破綻百出,盡管如此,由于對市場和政府職能的漏洞的有效填補,官方并未真正徹底驅逐職業代理人。
                                   
                                  2008年勞動合同法出臺,勞動糾紛劇增。譚英萬平均一個月能接上三四十宗案子,當時經常需要上午、下午都出庭,有時還要請其他的公民代理人或者律師朋友幫忙。
                                   
                                  不過自那時起,職業代理人的執業范圍已被一步步收緊。2008年10月,東莞市政府要求在勞動仲裁和行政復議環節提高公民代理的門檻,嚴格審查代理人的資格;2009年6月,東莞對公民代理作出規定,要求普通公民代理案件必須出具無犯罪記錄證明,若與委托人非親屬關系,兩年內代理案件不能超過三宗,并與委托人簽訂無償代理協議。
                                   
                                  “有時候我去仲裁庭次數多了,仲裁員就會警告我下次不要來了。”33歲的湖南人王河清說。2009年下半年,他打贏了自己和一位老鄉的勞資糾紛官司,毫不猶豫地踏入職業代理人行業。
                                   
                                  現在,王河清覺得自己踏上的是一趟“末班車”。早期的入行者,當時已開始“轉型”。從2009年下半年開始,譚英萬把幾乎所有需要出庭的案子都交給律師來做?,F在,他手上有兩三個律師,可以隨時調遣。通過協商,這些律師降低費用標準,并給譚英萬留出一些中介費。
                                   
                                  早期積累的名氣是“轉型”成功的關鍵。譚英萬平時的主要工作,已轉為接案子,帶著當事人跑材料,幫當事人和律師做溝通以及直接和企業談判。律師劉開壇估計,在政府的嚴格限制下,曾經親自出庭的職業代理人,超過半數已成為聯系律師與當事人的職業中介。
                                   
                                  職業代理人的生存空間遭到擠壓,其實不是來自官方的各種打擊手段,而是正規法律服務的擴大和政府主導的法律援助體系的健全。
                                   
                                  東莞市律師協會公益委員會委員呂新建律師介紹,該市新任律師的數量每年都在迅速增長,目前執業律師數量已超過1000人,競爭日趨激烈。剛出道的律師為了生存需要,也開始從不太挑剔的低端客戶中尋找客源,也有從職業代理人這里獲取案源的情況。
                                   
                                  律師趙明杰(化名)曾經幫譚英萬出過庭,但他坦言,次數并不多,“因為東莞律師實在太多了,而且法律援助覆蓋面也很廣”。
                                   
                                  東莞市司法局法律援助辦公室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從2007年10月開始,該市的法律援助機制已覆蓋了所有32個鎮,而且門檻不斷降低。2011年,東莞市司法局規定,勞資糾紛和工傷類案件的當事人不再需要當事人提供經濟困難證明,同時把開具經濟困難證明的單位級別從縣民政部門降低到村委會和工作單位。
                                   
                                  即便如此,職業代理人仍有需求。“有些當事人材料不全,沒有用工合同或者停工證明,法律援助處不能受理。但是公民代理是一對一的,會帶著當事人去跑材料,和工廠談判。”東莞市法律援助處的工作人員說。
                                   
                                  現在譚英萬還和四家企業建立了合作關系,其中,離譚英萬家住處不遠的一家紙品印刷廠還和譚簽了每年一萬五千元的年薪協議。
                                  對于這群特殊“法律人”如何管理,依然是官方頭疼的問題。由于未經專業訓練,且缺乏行業自律和政府管制,一些職業代理人偽造證據、專事風險代理,甚至欺詐當事人冒領賠償金,嚴重損害當事人權益。
                                   
                                  2011年12月,東莞市司法局專門成立了“法律服務稽查隊”,聯合工商等部門打擊不具備律師執業資格,卻以律師的名義從事訴訟代理的“非法法律服務人士”。東莞市司法局表示,執法遭遇很大困難,更面臨法律依據不足尷尬,但拒絕透露詳細情況。
                                   
                                  廣東省總工會副主席孔祥鴻曾建議,采取一定程序把職業公民代理人“收編”在工會等部門,把他們組織起來參與、協助政府機構或專業律師的農民工維權工作,按維權業績支付報酬,這樣有利于把積極力量發揮得更好。
                                   
                                  雖然曾被送進過派出所,但譚英萬自稱多年來與當地司法機關關系不錯,因為他有“一顆和諧的心”。他評價最近成為新聞人物的張顯:“這種人不愛和諧”,一旁的助理加了一句:“很無恥”。
                                   
                                  作者:南方周末 師小涵
                                   
                                  无遮挡又黄又爽又色的动态图_亚洲综合憿情五月丁香五月网_欧美牲交aⅴ人妖_日本三级韩国三级香港三级A级